灿烂千阳

我在他的画里见过美丽的俄罗斯

白日焰:

这是一份关于苏联动画导演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的科an 普 li 贴.所有截图来自于B站上导演作品的截图,侵删致歉。


简单来讲这个导演最大的特点就是:动画里每一帧都是手绘的油画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第一个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苏联导演,获奖作品【老人与海】,玻璃油画的开创者。代表作【老人与海】全长22分钟,制作长大两年半,因为每一帧都是手绘的玻璃油画。


这部22分钟的动画在表现大海的壮阔气概,海天融合的层次上,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层次分明的颜色过渡和厚重的油墨渲染,令人感到天地的苍茫和老人的孤独。”——摘自百度百科


他是我最喜欢的动画导演。其实这个导演的其他作品都很棒……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国内知名度不高,【老人与海】点击率多一些。所以就我所了解的一些他的作品介绍一下。


作品的B站地址集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91556?from=search&seid=1396163980221739457  老人与海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16917  母牛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16917 春之觉醒 Moya lyubov (又译:我的爱) 最喜欢的一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975783   荒唐人的梦(陀思原作改编)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42544 美人鱼 Русалка


【老人与海】的解读很多,那个短片我就不讲了,想讲讲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他的作品,【春之觉醒】






他的作品基本都是以经典文学为题材(除去近年拍过一个铁路广告)这部作品是根据苏联作家伊万·诗曼利昂的小说《爱情故事》所改编。(俄罗斯文学常见的初恋题材)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的作品风格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发展,带有浓厚的浪漫写实派风格。动画中的人物、动物及风景都已非常写实的风格表现出来。虽然在许多动画剧情中,他会描写人物的内心情绪及梦境。”——百度百科




春之觉醒里一样有很多关于梦境与情绪的描绘。大概因为是初恋题材,整体色调清新明亮,里面俄罗斯的风景都画的非常美,尤其是春天的树林,用了很多隐喻来表现人物情感,最喜欢的是14分的时候这一段:




短短几秒钟画面经过了:飞蛾扑火——长着飞蛾翅膀抱着安东的帕莎——安东的蓝眼睛——拥吻的两人——浅色玫瑰——帕莎的胸口


这样一组蒙太奇。


安东和帕莎是两个阶级的人,两个人又都是初恋,这种爱近似于飞蛾扑火,浅色玫瑰的无疑是隐喻爱情。




短片里另一个女性角色,安东心目中的女神白衣女,按用滥了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比喻来说帕莎是代表纯洁善良的白玫瑰,她就是代表欲望和成熟的红玫瑰,除了通过对话来表现这一点外还有一个细节就是,白衣女出现的时候身边总有类似蛇一样的东西,蛇隐喻欲望。




包括她出现在教堂时候身后的画。蛇形怪物和火焰




安东对初恋的憧憬。


说多了会剧透我就不多说了。




然后说一下【荒唐人的梦】。这个短篇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短篇改编的。坦白讲我对陀思了解的真的不多,这个短篇又是隐喻最多的一个,感觉有很多和宗教相关的隐喻,所以我只说一下我个人的猜测,不一定正确:


小女孩代表真理或者真实,本来想自杀的男主在一开始躲避小女孩,后来又在梦中的死后世界看到长大后的小女孩,为了拯救小女孩最后选择回到现实。


梦中的死后世界那一段是全片色彩最明亮的一段,那个世界“是好的”“没有邪念”,可能代表理想世界。面具代表谎言和欺骗,男主对长大后的女孩解开面具以后女孩(真理)疯了,于是整个梦中世界开始崩坏。



【文章整理】 合集(持续更新 )

日照香炉生紫烟:

白日焰:



CP是米露+港耀一篇长篇+中华组 








1.港耀:




历史向长篇国设 【北方广场】 开放性结局  已完结: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61e5f4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921ddc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921e40




尾声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bd236e




后记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be900e








短篇(米露+港耀):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1ff7485




PS:并不建议港耀only的朋友关注我…… 其实很意外这篇处女作到现在还有这么高的热度,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港耀算已经爬墙了不大可能再有产出了。




——————————————————————-分割线————----—




2.米露




顺序是脑洞+沙雕小段子  +短篇




长篇(按照时间从近到远排序)




黑色粗体标注出来的是有OC人物阿拉斯加的(方便不接受的朋友避雷)




————————————————————————————————




脑洞+沙雕段子:








离去之原 微小说集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61e64  有刀有糖




少儿不宜的脑: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5e48bc




白昼之雨 小段诗




公民凯恩梗微小说: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626bc8




不知道为什么热度蛮高的一篇微小说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e89de




琼斯先生,微小说,欧亨利式结局大概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3c8151




沙雕段子集(米露+中华组)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75dc22




现在去见你 糖 同样是沙雕段子集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93a0b2




雨停之前离去   比较正经的米露微小说合集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2852e




(和DK的)双人文,画手问卷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c584618




一个梗,关于心理学: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be366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48afdf这其实是个表情包




天堂 异乡人 (生贺)   那是别人向往的天堂,也是他的异乡。他是天堂异乡人




阿拉斯加的碎前故事  沙雕与正经并存的段子集




绿袖子 上   又名【世上只有露露好】【一个单亲家庭留守儿童的心路历程】




向我心脏开枪     把我从黑暗中唤醒,将我领到光明的地方。




——————————————分割线———————————————




短篇:




通天塔(国设隐历史向)人类用沙想捏出梦里通天塔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3c27f 




题目是通天塔的意思和那个传说有关,人类试图建造出接近天堂的通天塔,神感到威胁于是改变了人类的语言让他们无法互相听懂。




就像爱人因为隔阂无法互诉爱意




仲夏夜之梦 巨人的花园梗




幽灵岛 看完梵高传的产物,露露文中的形象参考梵高




寡 言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0ea01c0#黑童话大概?个人风格最明显的一个短篇 自己写的时候很开心




下雨天蝴蝶去了哪里 (PG15) 子露和老爷爷阿尔的故事 轻微X暗示描写




人鱼在夏日的傍晚时分歌唱  “我爱你 ”




太阳狂犬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d4f5f




科幻题材初次尝试,我一直很意外(米露)第一次有人回复我看哭了居然是这篇…… 因为完全没有刻意煽情应该也没有很虐




Six feet unde




r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184421 介于微小说和短篇之间的一篇米视角国设




(题目的意思:土葬时往往把人埋在地下6英尺的地方,地下6英尺,就是埋葬的位置




他们不在清醒时说爱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d878d 校园设定 两个人都是学生 算是糖 一起旅行的一篇




比自己更害怕寂寞的人  国设小故事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3b626 非常甜 有青春可爱活泼的子米 糖




我与死神与将死的恋人们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e6aa0c  人类米X死神露 HE 糖 




小王子与死了一百万次的猫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9eaad3  隐国设 猫猫露




无人知晓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a101fe 世界末日设 大家都被海水淹没了,除了阿尔




如何治疗失眠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592c9d  国设 糖 




【米露】平静的野兽 (国设 糖 微好茶)   有阿拉斯加 日常小故事








跨越无数个夜晚  童话风 有转折 真。 北极熊和老鹰 谈恋爱的故事(有国设)




———————————————————————————————




两个坑了的长篇:




越过星星的骨骸(上) 娘塔 艾米丽是个疯疯癫癫的星际罪犯




Tick tock tick tock (上)  机械心设定




———————————————————————————————




长篇(已完结 时间排序从近期到之前 ):




1.




金色梦乡 (上)




金色梦乡(中)




金色梦乡 下




悬疑风格的初次尝试,少年的夏日恋情




【金色梦乡】题目出自披头士解散前一张专辑里的曲子,




【金色梦乡】指的是四个成员间美好的回忆,但出这首歌时乐队内部其实已经快分崩离析所以其实蛮讽刺的…… 所谓金色梦乡,不过就是一击即碎的幻梦而已,这种感觉吧




————————————————————————————————




2.




暧海 上




【米露】暧 海 (完结篇 HE )




海洋馆的故事,隐国设。




标题不是温暖的暖,是暧昧的暧。有一层意思是:外表晦暗不明,内在蕴含光芒。 可以看看评论,有解释为什么是这个题目。




————————————————————————————————




3.




在我冻僵前(上)




在我冻僵前(中)




【尾声】在我冻僵前








在我完全冻僵之前




银河系的居民从天上往下




洒了一场蓝色的雨




前面那篇是少年的夏日恋情这篇就是成年人的冬日恋歌




————————————————————————————————




4.




海盐 青柠檬 (上)




海盐 青柠檬(下 完结篇)




故事背景是阿尔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去了阿拉斯加体验生活




叙述视角为普通人+半原创角色阿拉斯加。




因为觉得通过描述别人眼中的他这种侧面描写的方式来塑造伊万和阿尔会是件蛮有意思的事。米露的关系里阿拉斯加的立场也蛮微妙的。想传达一些这个半原创角色的理解。




————————————————————————————————




5.




Shape Of My Heart 上




Shape Of My Heart 中 (PG14)




the shape of my heart 尾声




阿拉斯加视角的爸爸妈妈的故事,模仿杀冷片尾曲的风格




第一篇长篇




 




————————————————————————————————




人物理解:




北方广场 后记  对中华组的一些人物理解




【个人见解】“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阿拉斯加+阿尔+ 露露的人物理解




————————————————————————————————




俄罗斯冷门文艺作品安利+介绍+冷门乐队安利:




部分苏联冷门优秀文艺作品安利+ 介绍




我在他的画里见过美丽的俄罗斯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9d9df9歌曲安利




http://81172133.lofter.com/post/1eec9b95_eea7ddaf  法国乐队安利




————————————————————————————————




【快乐影子之舞】




自己写的米露同人曲: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95eeba




————————————————————————————-———




摄影集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fd2ab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2905f6




————————————————————————————————




同人图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11c2ceb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cb59525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40101




——————————————————————————————-




自我放飞垃圾车,非常的欧欧西所以不放了,在子博里




———————————————————————————————




影评:




观影札记 白日焰火+烈日灼心




————————————————————————————————




未完结的长篇(不是坑)




七月的猛兽 (上)




Every Sha-la-la la (上) (演员设)




————————————————————————————————




MV(乐队自制  剧情向MV )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1529e2


【米露糖】 比自己更害怕寂寞的人

gkfjdsdfy:

白日焰:



国设小故事,米露




点我在线看可爱子米青春靓丽无限活力








夏天是容易出现流星雨的季节。




稀稀疏疏的光点划过夜空就像是掠过深海的发光鱼群。那些或白或蓝的光点下聚集着许许多多许愿的人们,但这一切都和伊万布拉金斯基没什么关系。他依然是一个人坐在壁炉旁边批改文件到深夜,甚至不知道刚刚下了一场流星雨。




即使知道他也不会去参与许愿。让流星来实现自己愿望这种浪漫的幻想,对国家来说太奢侈。




关灯以后房子整个黑了下来,它大的有些多余,空的能藏下一万头鲸。




早上的时候阿拉斯加打了一个电话进来,用的是他私人的那个号码。今天是阿拉斯加照例来拜访的日子,他打电话来并不让伊万奇怪。奇怪的是阿拉斯加说话吞吞吐吐的,说发生了什么意外还有一个客人要来希望布拉金斯基先生能同意。




……会是个挺麻烦的小客人,但我现在必须带着他到您那里去。AK顿了一下补充道,是您认识的人。熟人。




阿拉斯加听起来很为难的样子。虽然奇怪这个一向谨慎的孩子怎么突然做出这种计划外的事情,伊万还是同意了。




毕竟再怎么麻烦也只是个孩子吧。何况是阿拉斯加认识的人。








但当伊万看到躲在阿拉斯加身后的那个小男孩时他明白为什么阿拉斯加在电话里会显得那么为难了。




那个男孩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一双小动物般水汪汪的蓝眼睛,微肉的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甚至,他还穿着那件飞行员夹克衫,缩小版的。








“……是我想的那样吗?”他问一脸尴尬的笑着的阿拉斯加。




“大概……是的。”阿拉斯加咳嗽一声“好像是和英国吵架了然后英国先生说你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然后琼斯先生不服非要怼回去,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他是只有样子变成了小孩子还是完全回到了小时候。”伊万微微俯下身子想捏捏小阿尔的脸,对方啊呜一口咬住了伊万的手。








“实话说我不确定,但把这样的琼斯先生一个人放着不大放心,他又吵着要出去玩……所以就只能带过来了。”阿拉斯加看出伊万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不快,马上把小阿尔推到前面“不过我有个发现哦布拉金斯基先生!”








阿拉斯加把手放在现在比他 矮了一个头的小阿尔头上轻轻揉着他的头发,满足的叹息一声“现在的琼斯先生头发摸起来超——有手感的。要试试看吗?”








伊万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在了小阿尔头上,在阿拉斯加期待的眼神中握紧了然后——咚一拳打在了小阿尔头上。




“呜啊布拉金斯基先生!!!”




小阿尔捂住自己的脑袋泪眼汪汪的蹲下呜呜呜哇的开始哭,阿拉斯加慌慌张张的抱住他开始哄。看到这一幕的伊万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是他平时那种带着威慑感和距离感的笑,是那种出自真心的笑。见过他这种笑的人并不多,但见过就不会忘记。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小阿尔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歪着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阿拉斯加,嘴里重复着这个名字。




”对,伊万布拉金斯基。琼斯先生想起什么了吗?”




“伊万布拉金斯基……”小阿尔小声的重复着这个名字,然后突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伊万,奶声奶气却很严肃的说。




“伊万布拉金斯基!花——Q(fu*k you)!花Q,花Q!”




“不不不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别打他他还是个孩子!”








下午的时候伊万还是照常坐在壁炉旁边读书。手边放着一把俄罗斯紫皮巧克力糖,小阿尔在旁边趴着玩拼图,阿拉斯加到后院去看他种的花苗去了。伊万剥开糖纸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起头看着伊万。




伊万有意放慢了自己剥开糖纸的速度,花生糖被牙齿咬碎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清脆,甜食总归让人心情愉快,尤其是还能看到自己的敌人露出一副想要却开不了口的微妙表情时。




阿尔弗雷德喜欢这种巧克力糖。在来他家时总是会带一两袋回去,甚至之前和他接吻时都能在他嘴里尝到花生巧克力的甜味。




“要。”小阿尔跑到他面前,张开手。“要。”




“求我。”




“不要!糖!”




伊万没有回答他,只有又一次剥开糖纸,一次性把两块巧克力糖放进嘴里,然后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小阿尔。




“不求我就没有糖。”




小阿尔愤怒的转过脸不去看他。伊万剥开最后一块巧克力的糖纸,故意把糖纸弄出很大的声音。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哦,小美利坚阁下。”




小阿尔迟疑了一下,迅速转过身直接跳到伊万的椅子上咬住他的嘴唇去抢那最后的一块巧克力,伊万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反抗,被他抢去了那块巧克力。但小阿尔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依然半跪在伊万的椅子上几乎是贴着他,得意洋洋的嚼着那块巧克力。




“求我,就给你。”那个孩子清澈的蓝眼睛里闪烁着伊万熟悉的,狡黠的光。属于阿尔弗雷德的狡黠。“吻或者巧克力都是。”




伊万笑了起来“之前是装的?你这个样子倒是比原来可爱。但我还是很想往你脸上来一拳。”




趴在他身上的小阿尔歪歪脑袋,无辜的眨眨眼“怎么,布拉金斯基先生连孩子都不放过吗?”




“真正的孩子可不会做这种事。”伊万用眼神指了指阿尔抱着他脖子的手。“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吗。”




“好孩子不会,但我是坏孩子。”阿尔说着,在伊万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阿拉斯加抱着已经睡熟的小阿尔向伊万道别。路上他给亚瑟柯克兰打了个电话。




“喂,柯克兰舅舅。我需要你帮个忙,关于琼斯先生的,大概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流星划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站在那片流星雨下。他的周围是许许多多的恋人,这让他心情有些烦躁,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伊万了,但他也不想主动联系他,这段时间他们的关系,世界的局势太紧张了,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他叹了口气,看着满天的流星,悄悄许下一个愿望。




——我想回到刚刚遇到伊万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他这个天生的幸运儿,被神眷顾的孩子。这样荒唐的愿望都被实现了呢。


金色梦乡 尾声

白日焰:

不艾特,就想看看三日什么时候发现  


夏季暴雨后的天空蓝的像阿尔弗雷德的眼睛,路面上昨夜的积水在炽烈的日光下晃动着闪烁的光芒。


也许是因为雨后的阳光太明亮也太纯粹了,仅仅隔了一天,在图书馆门口再看到伊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有种心口被灼烧的感觉,但那并不让他感觉痛苦,反而让他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


密会的地方在图书馆后的树林里。


“你打算怎么做。”


“他嘴里有一颗金牙。趁他喝醉以后把家用电器的线头的一节接到他的金牙上通电,控制电流不至于烧焦的话,各方面都很像心脏病突发造成的死亡。我把一幅已经画好的写实藏在了图书馆里。你需要做的,只是证明我当时是和你写生去了。很简单吧。“


树荫间漏下的阳光洒在伊万的脸上把他东欧特有的深邃轮廓都弄得柔和了不少,他的眼睛还闪着湿漉漉的光,但他现在却谈论着怎样进行自己的谋杀计划。想到这里阿尔弗不禁笑出声来。


“【青之炎】的犯罪手法,你看那些小说难道就是为了找合适的杀人手段吗。”


“不因为这个我又怎么会认识你。”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本来想再准备的周全一些的……但是不行了,我昨天听到他打电话在谈马上就把娜塔送走,今天下午两点,不能再晚了。那个时候家里也不会有其他人。到时候你在这里等我,带着我的画。”


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等着他点头同意,但是对方也一副等待着什么的样子望着自己,脸上带着那种志在必得的微笑。


“伊万,我是商人家的孩子哦,虽然我答应了会帮你,可我没说过我不要报酬。”


伊万往口袋里伸去的手被阿尔弗按住“我要的不是这个,你知道的。”


伊万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慢张开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他吻的很认真,阿尔弗雷德在他要离开他的嘴唇时突然发力,将伊万压在了自己身下。




因为暴风雨夜晚归被婶婶教训了一顿,虽然没说和伊万有关的事但从婶婶的神情看她显然猜到了什么。中午回家以后就被禁足在家,但阿尔弗雷德跳窗逃跑到了图书馆。


手机响个不停,十几个未接来电,是来自婶婶那里的。


等解决完这里的事,回去再向婶婶道歉吧。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关掉了提示音。他不知道,在不久的未来,他会因为这个小小的决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本来按照计划进行伊万回到家正在进行电击时,他的婶婶因为担心他找到了伊万的家里,从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来自己家里,没有预料到这个变数的伊万被目击了实行计划的关键部分。


在婶婶报警之前,伊万从窗口逃了出去。很多年后她才突然想到,那个少年完全有机会将自己至于死地,但他没有那么做。即使那样明明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而依然在约定地点等待的阿尔弗,直到天色昏暗等到一条短信:


出了意外,到躲过雨的那片废墟找我。




虽然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废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概是怕暴露自己,那里没有点火,只有居民区那里遥遥的传来一星灯光,


“……你居然真的来了啊,不会是想和我亡命天涯吧。“


阿尔弗雷德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呼吸时背后有人抱住了他。


”你才是,不会是想拿我当人质吧。“


”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我来拿剩下的报酬。“


黑暗里视线变得一片模糊,但嗅觉却变得更加敏锐,伊万身上特有的那种雪松一样的气味渗进鼻腔,痒痒的撩拨一样。他握住伊万的手时才发现伊万竟然有些发抖。


“要亡命天涯,就试试看吧。”阿尔弗雷德低下头,轻轻的咬住了被他握住的那只手的手指。




一切都是在黑暗中进行的。伊万在被进入时用力的抓着他,不像是恋人,像溺水的人抓着浮木。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伊万喘息的声音都像带着颤抖。


”阿尔弗…… 嗯,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非要现在说吗。“他在伊万的锁骨上轻咬着,听他渐渐急促的喘息。


”我怕之后来不及…… 哈啊,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姐姐和娜塔莎。“


伊万抓住了他的手,迫使他看向自己那里,那双眼睛闪着和初见时候一样,湿漉漉的光芒,只是此刻还混合着一些他难以理解的悲伤。


”阿尔弗…… “ 他的嘴唇此刻正好停留在伊万心脏的位置,


”我答应你。“






结束之后他抱着伊万躺在那把破沙发上。伊万递给他一罐饮料,然后看着他喝了下去,过了一段后,是一阵难以抵挡的晕眩感。


阿尔弗雷德,再见。


一个吻,轻柔的落在他的额头上。这是阿尔弗雷德昏迷前能记得的最后的东西。




伊万被带走的时候他还处于昏迷状态,但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手上因为太过用力握住造成的淤青都无法消退。




可想而知伊万当时是怎样的抓着他的手不想分开。可想而知那些赶来的警察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伊万从他身上扯开。




他在被和阿尔弗雷德强行分开之后仍然挣扎着想去勾住他的手,仿佛那是什么珍贵的宝物,又仿佛是一个孩子面对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不舍。


他不知道当时伊万有没有哭,但只要他想象一下伊万被从他身边拖走又挣扎着想要抓住他的画面,就觉得心脏的位置一阵抽搐。






“怎么了,为什么偏偏要带这个回家。”


“就当我是为这个暑假留个纪念吧。发生了很多事呢。”






在院子里,他撕开那个黑色塑料袋的包装。里面是一盆鲜红的花朵,倾泻而下的花朵像是火焰一样闪烁着。


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其中一朵花纤细的花瓣。


“ 你在这里会很好的,伊万。现在你有家了。”







【文章整理】 合集(持续更新 )

马住

白日焰:

CP是米露+港耀一篇长篇+中华组 


1.港耀:

历史向长篇国设 【北方广场】 开放性结局  已完结: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61e5f4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921ddc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921e40

尾声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bd236e

后记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bbe900e


短篇(米露+港耀):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1ff7485

PS:并不建议港耀only的朋友关注我…… 其实很意外这篇处女作到现在还有这么高的热度,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港耀算已经爬墙了不大可能再有产出了。

——————————————————————-分割线————----—

2.米露

顺序是脑洞+沙雕小段子  +短篇

长篇(按照时间从近到远排序)

黑色粗体标注出来的是有OC人物阿拉斯加的(方便不接受的朋友避雷)

————————————————————————————————

脑洞+沙雕段子:


离去之原 微小说集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61e64  有刀有糖

少儿不宜的脑: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5e48bc

白昼之雨 小段诗

公民凯恩梗微小说: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626bc8

不知道为什么热度蛮高的一篇微小说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e89de

琼斯先生,微小说,欧亨利式结局大概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3c8151

沙雕段子集(米露+中华组)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75dc22

现在去见你 糖 同样是沙雕段子集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93a0b2

雨停之前离去   比较正经的米露微小说合集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2852e

(和DK的)双人文,画手问卷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c584618

一个梗,关于心理学: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be366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48afdf这其实是个表情包

天堂 异乡人 (生贺)   那是别人向往的天堂,也是他的异乡。他是天堂异乡人

阿拉斯加的碎前故事  沙雕与正经并存的段子集

绿袖子 上   又名【世上只有露露好】【一个单亲家庭留守儿童的心路历程】

向我心脏开枪     把我从黑暗中唤醒,将我领到光明的地方。

——————————————分割线———————————————

短篇:

通天塔(国设隐历史向)人类用沙想捏出梦里通天塔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3c27f 

题目是通天塔的意思和那个传说有关,人类试图建造出接近天堂的通天塔,神感到威胁于是改变了人类的语言让他们无法互相听懂。

就像爱人因为隔阂无法互诉爱意

仲夏夜之梦 巨人的花园梗

幽灵岛 看完梵高传的产物,露露文中的形象参考梵高

寡 言  黑童话大概?个人风格最明显的一个短篇 自己写的时候很开心

下雨天蝴蝶去了哪里 (PG15) 子露和老爷爷阿尔的故事 轻微X暗示描写

人鱼在夏日的傍晚时分歌唱  “我爱你 ”

太阳狂犬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7d4f5f

科幻题材初次尝试,我一直很意外(米露)第一次有人回复我看哭了居然是这篇…… 因为完全没有刻意煽情应该也没有很虐

Six feet under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184421 介于微小说和短篇之间的一篇米视角国设

(题目的意思:土葬时往往把人埋在地下6英尺的地方,地下6英尺,就是埋葬的位置

他们不在清醒时说爱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d878d 校园设定 两个人都是学生 算是糖 一起旅行的一篇

比自己更害怕寂寞的人  国设小故事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3b626 非常甜 有青春可爱活泼的子米 糖

我与死神与将死的恋人们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e6aa0c  人类米X死神露 HE 糖 

小王子与死了一百万次的猫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9eaad3  隐国设 猫猫露

无人知晓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eea101fe 世界末日设 大家都被海水淹没了,除了阿尔

如何治疗失眠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592c9d  国设 糖 

【米露】平静的野兽 (国设 糖 微好茶)   有阿拉斯加 日常小故事


跨越无数个夜晚  童话风 有转折 真。 北极熊和老鹰 谈恋爱的故事(有国设)

———————————————————————————————

两个坑了的长篇:

越过星星的骨骸(上) 娘塔 艾米丽是个疯疯癫癫的星际罪犯

Tick tock tick tock (上)  机械心设定

———————————————————————————————

长篇(已完结 时间排序从近期到之前 ):

1.

金色梦乡 (上)

金色梦乡(中)

金色梦乡 下

悬疑风格的初次尝试,少年的夏日恋情

【金色梦乡】题目出自披头士解散前一张专辑里的曲子,

【金色梦乡】指的是四个成员间美好的回忆,但出这首歌时乐队内部其实已经快分崩离析所以其实蛮讽刺的…… 所谓金色梦乡,不过就是一击即碎的幻梦而已,这种感觉吧

————————————————————————————————

2.

暧海 上

【米露】暧 海 (完结篇 HE )

海洋馆的故事,隐国设。

标题不是温暖的暖,是暧昧的暧。有一层意思是:外表晦暗不明,内在蕴含光芒。 可以看看评论,有解释为什么是这个题目。

————————————————————————————————

3.

在我冻僵前(上)

在我冻僵前(中)

【尾声】在我冻僵前


在我完全冻僵之前

银河系的居民从天上往下

洒了一场蓝色的雨

前面那篇是少年的夏日恋情这篇就是成年人的冬日恋歌

————————————————————————————————

4.

海盐 青柠檬 (上)

海盐 青柠檬(下 完结篇)

故事背景是阿尔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去了阿拉斯加体验生活

叙述视角为普通人+半原创角色阿拉斯加。

因为觉得通过描述别人眼中的他这种侧面描写的方式来塑造伊万和阿尔会是件蛮有意思的事。米露的关系里阿拉斯加的立场也蛮微妙的。想传达一些这个半原创角色的理解。

————————————————————————————————

5.

Shape Of My Heart 上

Shape Of My Heart 中 (PG14)

the shape of my heart 尾声

阿拉斯加视角的爸爸妈妈的故事,模仿杀冷片尾曲的风格

第一篇长篇

 

————————————————————————————————

人物理解:

北方广场 后记  对中华组的一些人物理解

【个人见解】“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阿拉斯加+阿尔+ 露露的人物理解

————————————————————————————————

俄罗斯冷门文艺作品安利+介绍+冷门乐队安利:

部分苏联冷门优秀文艺作品安利+ 介绍

我在他的画里见过美丽的俄罗斯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9d9df9歌曲安利

http://81172133.lofter.com/post/1eec9b95_eea7ddaf  法国乐队安利

————————————————————————————————

【快乐影子之舞】

自己写的米露同人曲: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95eeba

————————————————————————————-———

摄影集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8fd2ab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2905f6

————————————————————————————————

同人图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11c2ceb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cb59525

http://kongchaolaorenurszula.lofter.com/post/1e27c3ec_12a40101

——————————————————————————————-

自我放飞垃圾车,非常的欧欧西所以不放了,在子博里

———————————————————————————————

影评:

观影札记 白日焰火+烈日灼心

————————————————————————————————

未完结的长篇(不是坑)

七月的猛兽 (上)

Every Sha-la-la la (上) (演员设)

白日焰:

 @基洛夫破车制造厂  妹妹提前生日快乐


因为好像画的不太看得出是谁所以注明一下吧orzzz





 此刻
有谁在世上哭,
无缘无故地哭,
哭我。 




(娜塔莎,蓝色勿忘我)







此刻 
有谁在世上走, 
无缘无故地走, 


走向我。 






此刻


有谁在夜间笑,
无缘无故地笑,


笑我。 




(阿尔弗雷德,鹰和星空)




 





此刻
有谁在世上死,
无缘无故地死,


望着我。


(安雅布拉金斯卡娅,大雪)


                                                                    


   ——  里尔克【沉重的时刻】





天堂 异乡人 (生贺)

白日焰:

假装今天是10.3 箱子生日快乐  @___PATIENT___ 


BGM:http://bd.kuwo.cn/yinyue/231065?from=dq360


建议听歌食用,在一个话剧里听到这首歌,想表达出歌里的某些感情但是笔力太浅写的很混乱OTZ。


另外一个形象参考,我的想象中阿拉斯加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出自俄罗斯电影【芝士蛋糕】)


1 初见


你今天就会见到他,他的名字是Alaska。


 


阿拉斯加,和地名一样?


 


嗯。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叫我America.


 


一个很普通的笑话,但是阿尔弗的笑容真诚而极富感染力,艾米莉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笑了起来。


 


整个走廊,除了最后一个房间,你都可以进去。这是钥匙,他在那个房间。阿尔弗雷德说。


 


房间拉了窗帘。雨天。本就昏暗模糊的光线更加暧昧不清。她看到一个铂金色头发的脑袋低者,抱着双腿蜷缩在床的一角,身材瘦长,像只笼子里警戒而孤独的小动物。


 


嘿小AK,别装酷了,来见见你的英语老师艾米丽。


那个男孩把头别开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这是艾米丽第一次见到阿拉斯加的情景。


 


2 阿拉斯加的回忆


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是在深夜。


他记得那是在暮春。


那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夜晚,没有暴风雨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那天从梦里惊醒以后就是睡不着。阿拉斯加起床下楼,看到伊万的房间亮着灯。他走近他的房间想和他说说话,但从门缝里,他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


 


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影。他穿着一件褐色的飞行员夹克,头发是金色的,在灯光下隐隐笼罩着一圈光。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靠近的坐着,也许牵着手吧。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能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是这种默契连接着他们,在这个春天的夜晚酝酿着某种更为微妙的联系。


 


但后来他很少看到他们有和谐共处的时候,准确来讲,他们好像总是在争吵。


战争快结束时,深冬。


 


他并没有走进他们的会议室,但能清晰的听到伊万的声音,他几乎是在咆哮着对那个人说话,路德维希最后的顽强抵抗让他损失惨重,援军和物资的数量却始终不够。而阿尔弗雷德说,战争就要结束了,他希望保持实力减少伤亡。


所以你就让我们的人替你去送死吗。伊万冷笑着说。


他开始怀疑,那天晚上的一切是不是一个梦。


 


3 艾米丽的回忆




艾米莉一直很好奇他和阿尔弗的关系。说是兄弟,阿拉斯加的态度又不太像,说是父子,阿尔又太年轻。


 


小阿拉斯加,有淡金色的头发和一双忧郁而温驯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微微偏着头。而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是海蓝色,头发是完全的金色,阳光一样耀眼。


 


小阿拉斯加,只有笑起来春风和煦的样子才有一点阿尔弗雷德的影子,可他也很少笑。


 


小阿拉斯加在这里非常的孤独。至少目前为止,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这个国家被许多人称为“天堂”,但他并不喜欢这个天堂。


 


他是“天堂异乡人”。


 


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看着窗外或者自己带着的俄文故事书。偶尔也让艾米莉帮他念。


 


他好像总处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离这里很遥远的世界。一个只存在于他的记忆中的世界。


 


他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偶尔闹情绪也是闷着头不说话。儿童节那天晚上下着小雨,到了后半夜转成了雪,把路溶成一片泥泞。阿拉斯加有点反常,他从下午就一直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肯吃饭,也不肯出来活动。


 


 


你想要什么呢。阿尔弗雷德抱着手,平静地问他


 


……我想要伊万。阿拉斯加双手抱着腿,小声但是坚决的重复了一遍。我想要伊万。艾米丽注意到他的眼睛闪着水光,像是刚刚哭过。


 


没有伊万,这个不能给你。


阿尔弗雷德蹲下身,擦掉他脸上的眼泪,把他嘴角往两边扯,扯出一个笑容的弧度。不过如果你乖,我以后我会带着你去看,但是你要明白,现在是谁在照顾你。


 


…我明白了。阿拉斯加抬头看了看他,像是要确认他说的是否可信,又马上低下头。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


 


虽然年纪小,阿拉斯加已经知道要隐藏起自己的感情了。但他隐藏自己的手段和阿尔弗比起来实在是稚嫩拙劣。


 


好啦那就不许再阴着脸啦,小AK啊你的脸真是比外面的天还要阴~


阿尔弗雷德说着面带微笑的捏着阿拉斯加的脸向两边使劲的揉捏,亲昵中带着点威胁的意思。


 


啊先生……痛痛痛痛快,……快方搜(快放手)。阿拉斯加痛呼出声。阿尔弗终于放了手,阿拉斯加揉着自己的脸颊轻声说了句,подлец(混蛋)


 


嘿,我听得懂俄文сволочь(你这个小混蛋)!阿尔弗雷德轻轻在他头上打了一下。他的俄文说的非常流利。


 


俄文。仔细看了看阿拉斯加,艾米丽突然明白他为什么完全不像阿尔了。他诞生的那片原野,大概远比这里荒凉。


 


 


阿拉斯加,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的话……伊万是谁?艾米丽在阿尔走后问他。


 


我的前监护人,把我送到这里来的人,阿尔弗雷德的……恋人。阿拉斯加迟疑了一下,像是要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你恨他吗。


阿拉斯加迅速的摇头像是急着否认,摇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过了一段时间,很轻的的点了点头。




4 英语默写


Hate 


 


Dislike


 


Love 


 


Like 


 


人真是奇怪啊,可以在爱一个人的同时恨他,却没法在讨厌一个人的同时喜欢他。默写着艾米丽老师教的英文单词的时候,小阿拉斯加这样想着。




5 艾米丽的梦




梦里是一片冬天的森林,雪已经停了,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雪。有个男人站在雪地上,他穿着白色的风衣,肤色淡到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唯一瞩目的是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


 


那个男人就那样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拨开米白色的旧风衣,把手伸进了自己心脏的位置,有那么一瞬间艾米莉以为他要把自己的心脏拿出来,但是没有,他伸出的手几乎是空的,只有一些红色的碎片。他的心已经碎了。


 


你是谁呢,为什么你的心会碎成这样。


她想问那个男人,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梦境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他像鱼潜水一样,沉入了大雪之中。


6 房间


暴雨过后,天空格外澄蓝透明,蓝的像混血儿刚哭过的眼睛。阿拉斯加趴在窗口看书,阿尔弗雷德跷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和他眼睛颜色相似的天空。




阿拉斯加看了看他,说,我知道房间里有什么,就是你从来不让人进去的那间。


 


啊,有我藏着的能毁灭世界的秘密武器,被你发现了…阿尔弗雷德漫不经心的回答。


 


如果是武器你不会害怕我知道。阿拉斯加打断他,是和伊万有关的东西吧。




哔哔,回答错误扣分,罚你今天晚上没有冰激凌。阿尔弗雷德说。


骗人,你每次骗我的时候都会笑。阿拉斯加心想,我才不是小孩子,不要什么冰激凌。




7 公开的秘密


阿拉斯加的脑海里有一幅图画,关于伊万和阿尔弗雷德。




那是在夜晚,应该是冬天,因为火炉发出淡淡的橘色的光,木柴的气息布满整个房间,地上铺着白色的毛毯。伊万站在火炉边,正把什么东西投进火焰中,阿尔弗雷德坐在他身后,注视着他,像一个秘密犯罪的同谋。火光照映着他的脸,他显得很平静。


但那投入火焰中的,到底是什么。他想不起来,到底是何时何地看到过的这个场景,他也想不起来,也许在现实中根本没有过这样的夜晚,让他印象深刻的只是那幅画面中传递出的情感信息。




他们两个,是同谋。这是阿拉斯加的理解。他努力想去回忆起一些更具体的细节,却发现越是努力回想,画面就越模糊,反而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如同梦魇一样来到他的床边,无比清晰生动的浮现出来。




他的记忆将会刺痛,但这一切将不会透露给他。此刻,他仿佛在窥视着一个公开的秘密,等他想要讲述它时,才发现它如此不同寻常。





白日焰:

那年夏天阿尔弗雷德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郊外。

停车以后阿尔弗雷德从后座拿出一束金黄色的向日葵拿到他面前问,你看到这朵花了吗?他笑着把向日葵揉成一团扔出窗外“我丢掉都不给你。”

伊万一拳挥过去打到他脸上的时候被他一手握住拳头顺势拉出了车。

满满一山坡的向日葵。

外面是一片金黄色的花海,漫山遍野都是灿烂耀眼的金色,在碧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美丽。

“因为,这些花才是给你的啊——!!”那个金发的男孩站在花海中,一脸得意的笑着冲他大喊。

这个白痴。伊万这么想着,露出了微笑。

(表情包衍生微小说。)

 

吐槽某D姓画手,我这么和他玩的时候她居然说哇好棒我存下来以后画画用…………钢铁直男啊(。)

金色梦乡(中)

白日焰:

分三次发是不是可以算三年的生贺都补回来了_(:з」∠)_




阿尔弗雷德来的那天,伊万在梦里看见了一场雪。


说是雪梦里的季节却是夏天,树叶间浓重的绿色像浪一样的翻涌着,然后明明还是阳光灿烂的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雪花。他在梦里看到那面爬满红色九重葛的墙上坐着一个人,因为阳光太强烈了,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金色影子。接着他听到娜塔莎的声音在叫他。


“哥哥——”


醒来的时候娜塔莎正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他摇了摇头“没事。姐姐呢。”


“出去工作了。还有,姐姐说不希望你再因为我们和任何人打架了。”娜塔莎说着轻轻把手放到了他那块被围巾遮住的伤疤上,他把自己稍大一点的手盖在娜塔莎的手上“会有办法的,我会保护好你和姐姐。相信我。”


年幼一点的女孩把脸埋进了他的围巾里,没有再说什么。




小镇里来了一个谁也没见过的男孩。


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声音。那天从教堂外面路过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哼歌,虽然跑调跑的很厉害但是听得出开心,接着他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脑袋。


再后来是发现自己借过的书上写了一小句话: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书架上还放了一块糖。他把糖带回去给了娜塔莎。




阿尔弗雷德在小镇上待的第三个星期,气温升到了42度。


他开始将大半天的时间都耗在图书馆里,看完最后一章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大半,外面刮起了大风,明明空气里没有水汽却有着像是下大雨时候才会出现的沙沙声。


“很像下雨的声音吧。”他身后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转过头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微笑着的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虽然是夏天他却戴着一条围巾。


“什么?”


“这里的树叶很密,所以起风的时候就有像下大雨一样的声音。”那个青年指了指周围密密麻麻的树叶“现在其实是晴天。”


“我叫阿尔弗雷德。”


“我知道。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名叫伊万的青年温和的说,大概因为树荫的缘故,他明明在笑着眼睛里的光却显得深不可测,他的声音比他的人要年轻一些,有接近于孩童的那种音质“要一起走吗。”




晚餐是苹果派和牛排。


“怎么了阿尔弗,今天特别开心?”琼珊姑妈看着阿尔弗雷德那一向极富感染力的笑容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但当她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回答时她的笑容马上凝固了。


“我今天遇到伊万了。就是住在那里的那个男孩。”他顿了一下,补充说“琼珊姑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反感伊万。”


“阿尔弗雷德,你不了解他……你不是这个小镇上的人。”琼珊姑妈的脸色冷了下来“就像你不知道,布拉金斯基曾经在两年前试图杀死收养他的人。”




那之后的一周阿尔弗雷德遇到伊万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甚至可以说进展迅速。阿尔弗雷德能和伊万说的话题从一开始的学校里发生过的小新闻转变他自己从未和人说过的一些秘密,比如他弄伤了自己的眼睛真正的原因是他想逃离那个学校。比如虽然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阳光少年他却不觉得自己有正常的感情,在自己的宠物狗死掉的时候没有哭,甚至在自己外公的葬礼上他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快点结束好去打游戏。


是这个人的话大概是可以理解的吧。是这个人的话是可以告诉他自己阴暗的那一面的。


他是这样想的,虽然伊万除了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多说其他的话。他紫色眼睛里的光芒若隐若现,说不清那双眼睛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小镇举行夏夜焰火晚会那天,阿尔弗雷德买了两张游乐园的门票,另外一张送给了伊万。


那些金蓝交错的火焰在半空中炸裂开时他和伊万正坐在摩天轮上缓缓上升,伊万紫色的眼睛掺杂了金色的光以后显得有些浑浊,更加难以看透。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望着他,开口说。


“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为了让我做证明你无罪的目击证人,因为除了我这个外来的人没有人会帮你。这样你就可以按照你计划的方式杀掉那个威胁着你们的监护人了……我看到你在书上记的东西了,伊万。你想要救她们。从那个暴戾的收养者那里救她们。”


“现在主动告诉我,比之后告诉别人要好得多。”


“……你说什么呢。”


伊万静静听他说完后依然还是那副温和的微笑着的样子,虽然因为窗外炸裂开的烟花,他的脸孔被印成半蓝半红显得陌生而诡异,阿尔弗有些生气的拽住了他的围巾更靠近了伊万“我说你主动一点啊。”                                   伊万侧过脸,然后闭着眼睛慢慢的贴上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然后他的手臂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慢慢收紧。


——轰!


窗外刚刚升空的烟火就在不远处炸开,半空中落下一场金色的雨。




摩天轮舱内狭小的空间里阿尔弗雷德正紧紧的楼着伊万,同时激烈的回应着这个吻。伊万的嘴唇是冰凉的带着一点伏特加的味道。这个吻像是什么点燃了导火索一样让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伊万身上特有的冰雪气息渗透过来让他的忍不住搂得更紧。


接着他微微往下移在伊万裸露在外的一小块脖颈上轻轻撕咬着,伊万紫色的眼睛看着他,那些红色蓝色金色的光落到里面很快就消失了,像是掉进了深渊。伊万也同样用力的抱着他,力气大的像是要把他捏碎。


明明摩天轮还在不断上升,阿尔弗雷德却有一种一切都开始脱离控制开始飞速下坠的错觉。







Every Sha-la-la la (上)

白日焰:


  • 和箱漫太太的【坠落】一样阿尔是演员(表演系学生)设定。除此之外基本没什么共同点


  • 真正的红蓝色盲是看红色和蓝色都是灰白,和文里的设定不同 (还没出现)


  • 主要是梅格视角叙述 参考了平时我和姐姐的相处模式…… 不过我家姐姐性格要强势的多就是了  对梅格的设定是接近于普通人的小透明,温柔又有点软弱的姐姐



在我少年时代,我的感情并不像标有刻度的咳嗽糖浆瓶子那样易于掌握流量,常常对微不足道的小事反应过分,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摧肝裂胆,其缝隙间不容发。这也类同于猛兽,只有关在笼子里是安全的可供观赏,一旦放出,顷刻便对一切生命产生威胁。” 


                                                                            ——《动物凶猛》




阿尔弗从寄宿学校回来的那天,台风刚刚结束。


因为下过暴雨,虽然是夏天,气温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初秋。不过初秋的街上不可能有那样浓郁深沉的浓绿,像是一块块没稀释开就喷上一层水的颜料。


我回到家的时候听到厨房里有水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可能是阿尔弗从学校回来了。


果然是他。


比上一次见到他似乎高了一些,也瘦了一些。他正把碧绿的西兰花从根部掰下来再放到水下冲洗,我正在猜是不是学校的课程辛苦让他瘦了现在该让他休息一会儿。他却突然开口了。


他说话时没有回头看我,应该是早就发现我在身后了,但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说,姐。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说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令我意外的不是他有了喜欢的人,而是他居然说了“好像”。我一向自信果断的弟弟居然告诉我,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阿尔弗不是没谈过恋爱。


在他考上这所大学之前作为高中的篮球队长在同级生里有很高的人气,加上他又擅长交际。我不止一次看到学校交际舞晚会上有女生主动邀请他跳舞。


我也曾见过他和一个金发的女生在放学后的操场接吻,但在毕业后他们就没在联系。




那时候的阿尔弗其实还只是个大男孩,坚信爱情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情感——这种理解来自于后街男孩乐队朗朗上口却又缺乏内涵的情歌,以及对电影【毕业生】结尾的完全误读。


而我后来才知道,他喜欢上的那个人认为爱情是火焰一样危险而不应轻易触碰的东西,一旦接触会将自己或对方点燃,烧成灰烬—— 这种理解来自于他看过的大量悲剧故事以及某种预感。




我知道阿尔弗在新学校也有很高的人气。表演系那年现场面试的考题是【假面舞会】,绝大部分考生在听到这个题目的第一时间就纷纷冲向舞台开始跳舞,竭尽全力的展现自己肢体语言的优美。


阿尔弗等到其他人都到了舞台上之后才面带微笑的从后方走上来,宣布: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我是这次晚会的主持人,下面由我来宣读这场晚会的流程,请大家听我指挥。


那次面试成了阿尔弗一个人的舞台。




开学之后很多人依然记得(或听说过)考试那天阿尔弗的表现,他在上学后不久就收到过女孩送的小礼物,所以我以为他喜欢上的不过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


我那时怎么能猜到,对方不是他的追求者,连女孩都不是。是一个大他两届的俄罗斯人呢。




那之后不久阿尔弗把他的换洗衣服忘在家里了,打电话到家里来拜托我送到他学校去。带着衣服问了几个人,说阿尔弗在北面大教室那里准备排戏。


教室门并没有锁,我开门很轻。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专注于排戏,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他站在落地窗一边,手里翻着剧本,眼睛却没离开正在排练的两个人。


更准确一点讲,是没有离开过那个男学生。


像所有表演系常见的练习室一样,这个房间有两面是镜子来让表演者看清自己表演时的样子好发现问题。虽然我站的角度只能看见背影,但从镜子里我看到了那个人的正面。


不同于东方人也不同于西方的五官,那个人脸上的五官给人深邃的感觉,线条却是柔和的。他的发色是罕见的铂金,在阳光下有种发光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专注的表演带来这种感觉)。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


肤色头发乃至睫毛都是浅色的,他的眼睛却是深紫色,有种阳光也穿不透的金属质感,像是他身上所有的颜色都集中在了眼睛里。那双眼睛给人一种很深的感觉,不仅仅因为颜色。更因为那里面包含的内容。


像是藏了很多秘密,即使面无表情也不会让人觉得单调的一双眼睛。




那个时候导演正在发火,戏的内容大概是一场吻戏,那个女演员却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重来了很多次,被训话的时候低着头,用一种她这个年纪的漂亮女孩惯用的撒娇语气埋怨说,可是我从来没谈过恋爱嘛不知道怎么亲才合适,就让我多练习几次就好嘛…… 




阿尔弗突然啪一声合上剧本几步走到在排练的两个人中间。


导演“阿尔弗你干嘛,还没到你的戏。”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露出一副我熟悉的无辜神情“新人缺乏经验我做示范啊。”


然后没等场上的人反应过来,他就毫无芥蒂的靠上了那个男演员,轻轻触碰了一下后咬住了他的嘴唇。